<center id="aesm0"></center><noscript id="aesm0"></noscript>
<rt id="aesm0"><wbr id="aesm0"></wbr></rt>
<optgroup id="aesm0"></optgroup> <center id="aesm0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aesm0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aesm0"><div id="aesm0"></div></center>
<small id="aesm0"><menu id="aesm0"></menu></small>
<optgroup id="aesm0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aesm0"></optgroup>

“元年”诞生 中国科幻电影的春天就真到来了吗?

时间:2019.02.20 来源?#33322;?#26085;影评


恭喜,每一位科幻迷抑或是以前不怎么关注科幻的你,在有生之年,即将见证“中国科幻元年”的诞生。

 

无论你是谁,无论你是何种身份,你都将跟随着中国电影业一起,踏?#21916;?#28385;星辰大海的中国科幻征途。

 

科幻,必将成为2019年中国最流行的未来式语汇。


 

2019年2月18日下午,《阿凡达》《泰坦尼克号》导演詹姆斯·卡梅隆来到中国,与科幻作家刘慈欣见面。


隔空打call还不够,“大刘”也是“卡神”来到?#26412;?#21518;,第一个对谈的中国嘉宾。

 

这场“卡梅隆的科幻故事:对话刘慈欣”、官方号称“科幻世界双神对谈”的主题活动也引发了电影行?#30340;?#30340;大震动。

 

其实,“卡神”詹姆斯·卡梅隆与中国科幻的缘分不仅于此。

 

2月5日电影《流浪地球》上映首日,导演郭帆就发微博长文,以父亲的口吻给《流浪地球》“小破球”写了一封信,第一个?#34892;?#30340;人就是詹姆斯·卡梅隆。


他说,自己在15岁时看了卡梅隆导演的《终结者2》,从此立志要拍科幻片。


 

这封写给“小破球”的信发出后,上个月才开通微博的卡梅隆很快就回复了郭帆,并“希望流浪地球的太空之旅顺利,也祝中国的科幻电影之旅?#36855;?rdquo;。

 

不仅郭帆导演兴奋到“我的天!我的天!”,网友也纷纷建议他把这条微博裱起来。



截至2019年2月18日,《流浪地球》票房已突破39亿元。

 

原著《流浪地球》发表于1999年,曾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特别奖。20年后,这部小说终于被拍成电影,也是刘慈欣众多小说中首部?#35805;?#19978;大银幕的作品。

 

影片在收获媒体赞誉的同时,也赢得了官方机构的垂青。

 

2月13日的外交部记者会上,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特别提及《流浪地球?#32602;?#19981;仅为电影做了硬核推广,并现场向全世界安利。

 

华春莹说,“?#25233;?#36947;现在大火的电影是《流浪地球?#32602;?#19981;知道你看过没,建议你去看一下。”

 

不过,随着舆论的不断发酵,也有不同的声音出现,认为仅凭几部作品就定义“科幻元年”为时尚早,基础薄弱的中国科幻依然任重道远。

 

中国科幻元年真的来了吗?


中国科幻电影市场真的即将大爆发了吗?


中国科幻电影业背后真的存在潜在警惕和隐忧吗?

 

2019年真的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吗?

 

2019春节档,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和《流浪地球》为我们带来了一种全新的面貌。


 

如果说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在春节档的成功是在意料之中,因为它是真喜剧,软科幻,合?#19968;丁?/p>


那《流浪地球》则是真工业,硬科幻,但是它的气质?#26149;?#20687;与春节节日氛围“不搭”。

 

姬少亭在《今日影评》中表示,其实现在的中国观众已经被培养到了一个新的阶段,他们也在寻求一些新的口味。

 

另外,过去有很多影?#26377;?#19994;的老电影人,他们会有一个观念,就是顾虑。当中国人出现在先进的设备里面,会很违和,当中国人去拯救世界的时候会感觉很奇怪。

 

“我一开始是不太相信这个论调的,但是我确实认认真真看了这些合拍片之后,我感觉到这种违和感确实存在,比如景甜李冰冰参演的一些科幻片。但是看《流浪地球》的时候,这种违和感消失了。”

 

影片里大量地出现中国人的场景,而且是出现在先进的太空站里。


吴京最后说出“我是中国航天员刘培强”那一刻热血沸腾,让人完全确信了中国人是有能力跟大家一起来拯救地球的。


《流浪地球》是过去在大银幕?#21916;?#26366;出现过的一个国产电影作品,很多观众会比较愿意去选一个新的类型。而且,影片有很多精神元素,是很适合春节看的。


 

影片除了在讲一个人类大义的故事之外,还讲了一种很燃的精神:在困难面前,人应该选择一种怎样乐观的精神去做出更大的努力。在春节期间,它会给很多人带来精神上的、正面的鼓励。

 

春节代表的不只是合家团聚,其实大家?#19981;?#24819;,来年我要怎样再次出发,怎样鼓舞自己的?#31185;?/p>

 

与此同时,在视觉元素上,《流浪地球》也很适合春节观看。

 

其实影片里还有一些非常喜庆的元素。《流浪地球》发生在一个未来城市的地下城,里面甚至可以看到有人在舞狮。不管这个世界是不是已经被冰封住了,中国人的过年气氛还是非常浓郁。

 

不仅如此,影片中,程序员李一一在最后用了一个非常春节的方案去解决问题。当他们要重启发动机的时候,他启动了自己以前写的一个程序“春节12响”。

 

所以,他们被认可、被接受的一个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影片有一个比较完整的内核,而?#20197;?#24773;感上是可以引起观众共鸣的。

 

宁浩在做客《今日影评》时曾讲述道,他们邀请美国团队做《疯狂的外星人》里的内容时,需要一个尴尬的表情,但是美国的团队其实并不理解我们中国所说的尴尬是什么。他们呈现出来的那种外星人的尴尬可能是属于美国的,属于西方的,而中国观众找不到那?#20013;?#28857;。

 

所以,要解决这个问题,中国科幻还需要时间。

 

不过,既然我们已经拥有了这样的科幻作品去推动,已经吸引到了人才跟?#24335;穡?#20013;国科幻的发展一定会星光熠熠。


 

《流浪地球》真的能代表中国科幻水准吗?

 

有了情感内核,我们还需要真正的工业水准。


姬少亭在《今日影评》中评价道,这两个电影科幻的完成度都出乎意料的高,《流浪地球》和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应该说是科幻当中的不太一样的两种尝试。

 

《流浪地球》是重工业+硬核科幻,里面有大量的东西需要去重新设计。它需要建构一个新的世界,展现地球离开太阳系之后的冰封世界。


在这种情况下,每个城市的设计,里面的汽?#30340;?#22411;,发动机的设计……所有细节的设?#31080;?#39035;是全新的。

 

而《疯狂的外星人》是宁浩“疯狂系列”的一个非常典型的故事,但是当里面加入了外星人之后,就像一块石头一样,丢进河里,产生了一些涟漪。

 

其实在美国,电影人对人跟外星人的交流这件事情已经做了很多种尝试。

 

2011年,导演西蒙·佩吉曾主演了一部影片《外星人保罗?#32602;?#19982;《疯狂外星人》很类似。


影片讲述了两个想去参加漫展的宅男遇到了外星人,他们中间发生了一些非常接地气的交流。但在中国却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故?#38534;?/p>


 

如果是普通的中国人,他们遇见外星人会说什么?聊什么?#23458;?#26143;人会给他们怎样的反馈呢?#31354;?#19968;切本是不可而知的。

 

所以,这两部电影对于中国科幻电影来说,无疑奠定了一个里程碑式的位置。


中国科幻故事真的只有中国能拍吗?



1980年,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的《珊瑚岛上的死光》上映,海底长廊、海底电梯、海底工厂等充满想象力的画面为观众带来视觉冲击。

 

随着《珊瑚岛上的死光》的热映以及科幻片风潮的席卷,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,无数类似的科幻影片?#35805;?#19978;了大银幕。


 

1988年,《霹雳贝?#30784;?/a>横空出世,影片讲述了男孩贝贝有着双手带电和随意操控电器的超能力,为了不发生意外,他总是双手戴着手?#20303;?/p>

 

尽管在当时这部电影被定义为“中国第一部现代儿童片”,但现在看来这其实是中国儿童科幻片的开端。它的出现,可以说是启发了一代人的科幻梦想。


 

几十年过去,在2019年即将上映或是已经在备案的电影片单里,国产科幻电影将迎来一批新作上映,包括《拓星者》《上海堡垒》等等。

 

尤其最近有新闻曝出,《上海堡垒》鹿晗一个亿的片酬就占了投资的三分之一。于是就有网友担忧,如此以来,这特效还能看吗?



尽管这则网络传闻的真假还未可知,但足以表明大家对科幻电影的关注度以及担忧。


姬少亭在《今日影评》预测,“未来一定会出现一些良莠不齐的作品,但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。作为一个科幻行业从业者,其实我反而是愿意?#24403;?#36825;样的场面出现”。

 

过去,好莱坞其实也是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时间,最?#35449;?#20986;现了《星球大战》这样的作品。然后才有研?#20811;?#36825;个黏?#27827;?#35813;是什么样子,外星人的妆效应该是什么样?#25317;?#31561;。


 

随着时间发展,这些东西慢慢地都会有细分,慢慢地都会产生。


在这种可能会有一段“混战时期”的尝?#32536;?#20013;,好的东西一定会凸显出来。


 

姬少亭认为,其实观众非常担心的特效反而不是一个什么大问题。


“不管你是合拍还是在国内做特效,水平其实都已经非常好了,真正把科幻片做好,还是要回到影?#26377;?#19994;的基础上来,就是看我们是不是能把一个故事讲好。”


 

毕竟对于中国人而言,大?#19968;?#26159;愿意去看自?#20309;幕?#20869;核的产品。

 

《流浪地球》的出品,历时四年。在做剧本前,郭帆?#21364;?#24314;了一百年的世界变化史,再带领团队?#26377;?#22823;纲、建立世界观,接下来是几千张?#25293;?#35774;计图、八千张分?#25285;?#20840;片?#26377;?#38236;头2000多个,占总镜头量超90%。


影片中的运载车、地下城、空间站等都是实景搭建,1万多件道具都由团队设计和制作。有些道具制作复杂,无法用手工完成,必须用工业工艺。比如,其中一套宇航服要用1100多个零件,一个头盔的构造多达14层。



所以,中国故事归根结?#31069;?#39318;先要有中国电影人的匠心。


不管2019年是否真的能开启“中国科幻元年”,我们都将踏上全新的征程。


正如吴京所言,“我觉得中国科幻影迷特别可爱。他们看了无数科幻电影,欣赏水平是世界级的,幻想?#22025;?#21487;能比外国人更大,可他们还是耐心地宽容地?#21364;?#30528;中国科幻电影。”



中国科幻电影的未来,需要中国电影人,也需要我们。


龙藏深泉王隐林
动作

龙藏深泉王隐

功夫大师为民除害

菊豆
经典

菊豆

巩俐颜值巅峰之作

破·局
动作

破·局

郭富城激斗王千源

太空救援
动作

太空救援

向太空宇航员致敬

斗牛
喜剧

斗牛

黄渤一人大战奶牛

越光宝盒
喜剧

越光宝盒

众星上阵恶搞大片

11选5杀2个100%技巧